澳彩网彩票官方网址

苦旅“痴”汉子——记烟台市作家协会主席矫健

时间:2019-04-23 浏览量: 字号 A- A A+


现为国家一级作家、全国作家主席团委员的矫健,1979年考入我校中文系。这一年,他的处女作小说《铁虎》发表。在此后的三十多年间,他先后获得国家短篇小说奖、国家优秀中篇小说奖、天马影视文学奖、《十月》文艺奖等多种奖项,可谓获奖无数。

在谈及他的写作之路时,他说: “写作不是一门普通的职业。人人都可以卖包子,但却不能人人都成为作家。就创作而言,天赋、生活、热情,一个都不能少。”

天赋对于一个作家来说,就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灵感与对文章的把握。矫健在正式成为专职作家之前,就显示出了非凡的写作能力。在文革前的学校生活中,一篇文章的题目下来,别人还在沉思冥想之时,矫健往往已奋笔疾书了。天赋对于一个作家来说,还是一种能够从简单平凡的生活中发现美的能力。1969年矫健作为知识青年在乳山农村插队劳动,那时每天超负荷的劳动使得知青们对生存现状很不满,大家在一起聊天时免不了要发泄一番。然而,在这种发泄中,矫健却看到了一个个为生存、为家、为国在奋斗着的灵魂,终于经过几年的辛苦,反复的修改,1973年他的处女作《铁虎》发表,他也因此一举成名,同年他考入我校中文系进修,并与校友张炜、腾锦平等人合办《贝壳》文学杂志,创办文学社。天赋对于写作来说,还意味着要有从陈规中寻找新路子的眼光。在文学创作被深困在了“农”字上时,在许多作家努力坚挺时,矫健把眼光瞄向了金融经济。

     “新”和“活”是矫健创作的最大特点。“写作需要创新”,矫健如是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关注的焦点是农村改革和农民命运,矫健凭借《农民老子》《老霜的苦闷》等在文坛上名声大噪,但是,太多人挤在同一条船上,创作似乎走进了死胡同。具有创新意识的矫健决心开辟一条新的道路。

改革开放改变了中国的命运,尤其是经济领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在这种环境下,城市人们的生活也在悄悄地变化。矫健看准了这片沃土,准备占领这个空白点。但经济领域神秘莫测,要想真实地反映,就必须深入其中,亲身体验。于是,一个偶然的机会,矫健下海了。

1988年到1998年,十年弄潮,矫健饱尝甘苦。于股市于邮市于外汇于期货于房地产,矫健品味了每一滴海水,在每一座礁石上守望与疗治。他有过成功,也有过失败,饱尝人间冷暖……但在他的内心深处却有着始终挥之不去的文人情结。他清醒地认识到,自己这辈子结下的是作家缘,创作是自己的根,是自己的归宿。

在几经商海沉浮后,矫健拿出了足够的勇气面对生活,他凭着自己所拥有的文学天赋和作家敏感,带着从商海挖回的一大堆“生猛海鲜”,以独特的人生体验,占领了一块绝佳的创作领地——投资类小说。

1997年初,矫健的第一部投资类长篇小说《红印花》出版。小说以邮市为题材,全面展现了邮市投机和那些炒邮者的众生相,揭示了集邮、炒邮的内幕,同时把一部绚丽多彩的中国邮票史展现在读者面前。《红印花》以其崭新的题材和构思获得了第二界山东精品工程奖。

2003年,矫健的第二部投资类长篇小说《金融街》问世,并改编成电视连续剧。矫健的作品以清新的视角诉说着当代城市人心灵的律动。2005年矫健的一部以股市为题材的长篇小说《换位》赫然出现在《花城》第五期上;2006年,他创作的中国第一部有关房地产的小说《楼王之迷》被《小说月报》原创刊收录。

文学是崇高的,要天赋、要坚持,但矫健以其智慧幽默让它显得轻松闲适;文学是平凡的,但矫健为文而生的追求历程又让它显得庄严伟大。矫健是凡人,却以惊人的毅力和超人的智慧来经营文学这个天堂,从农村走向城市,由文革进入现代,在投资金融类经济题材中,独占鳌头,引领风骚。借用古人一句“文苑奇葩”来形容他,实不为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