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彩网彩票官方网址

《贝壳》2017—4

时间:2019-04-29 浏览量: 字号 A- A A+

一、杂志封面:



二、精选文章

诗歌:  

黑夜,一个不寻常的梦

朱冬桓


三月,墓场的白杨比我更寂寞

窝在被子里的人长出绿色的头发

年少的柔软在飞沙走石里疼痛起来

阳光在窗台上被磨成沙涩,粗暴的糊满了所有的伤口

空荡的灵魂从日出落寞到日落

今夜,墓场的空旷有了名字,是我是我

 

海水,几公里之外变得不可捉摸

静默地泛黄了橱柜里钟爱的白衬衫

除了远古而来的呼唤外可以嗅到的风景只有时间

酒气和潮汐在脚踝处撞在了一起

清醒,比任何一次沉醉都显得贫瘠

 

明日,平庸在长日里重生

魂魄在人流里睡去,隐藏是最好的天分

灯火在黎明前就暗了下来

你是在孤岛上伫立过风雨的灯塔

希望,在光明到达的时候躲到灿烂身后



文章节选:

少年武士

王文爽

他一贯是习惯睡到中午的。

寒潮来临之前,他所居住的地区晴暖的天气占据了当地天气的绝大部分情况。他一直坚信阳光是一视同仁的。因为甚至当他在梦里都能感受到阳光一点点铺满僵硬的灵魂。曾经天山风雪留给他的记忆渐渐被温柔的橙色光亮代替,北方的肃杀之气便慢慢退了。他的布帘比别人家的布帘更暗一些,或者说更加偏向深棕黄色。遮住四面空洞的窗,等阳光透过他的窗照射到房子内部,整个房子就不再像个普通的居所了,更像一个琥珀,而他,睡着的那个人就成了一只不能动的被封住的小虫。那一刻,刀光剑影,江湖剑意,便再也与他无关了。

起初,他是一动不动的,像是真的死掉了。僵卧在那团琥珀里,到了近中午他就慢慢醒过来了,先是四肢动一动,再是将身体翻一翻,茫然的坐起来。精神一度的静止导致他无法思考。等到精神和身体都醒过来,他才会提起那把钝了的苍龙剑在房子里走动、徘徊、在花间飞檐走壁。那时他便会忘记了曾经自己是个剑客,哪怕他从来都没有把自己定义为剑客。

作为一名天山剑客,骨子里揉入了太多江南的旖旎,他终身所寻觅的归处不是戎马倥偬,而是偏居一隅,醉倒洞庭。所以注定被同类所不耻,被他的天山母亲抛弃罢。

他还记得与江南的初次邂逅定格在青幽幽石板路的细雨中,那是因为她经不住滂沱大雨的洗礼罢。于是,造物主才给予了她细腻的雨滴,以及每个角落扬起的雾气。芭蕉绿的透彻,叶片上残留的水会凝成银丝坠下,渐渐的结成一幕珠帘。那时他与师兄同行,执行一项任务。那也是他第一次杀人,苍龙剑还未开封,但它似乎很喜欢嗜血的味道,剑口的青白色染过大片的红,漫天盖地的红,一直红了他的眼,混合着雨水的腥气缠绕在他沾了黑色血迹的袖口。他只是木然地站着,甚至来不及感受恐惧。师兄笑了,说他容浔来日定当是个最优秀的剑客。

那时他尚年幼,来不及分辨体内冲撞的东西是什么。至于后来,他习惯了杀人,也杀了很多人,却再也没有了那种感觉。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

在而后十年里,白天他杀人,晚上他入梦。梦境里他时常会化作一尾鱼游荡在方方正正的塘里,雕花木架上放置着端端正正的青花瓷器,将鱼鳍舒展在波光里,阳光穿透池水打在他身上。最后消融在身侧,有时会有女子会摇着轻罗小扇路过他身旁,漏声作雨声,对着青石板轻吟秦少游的诗句。一切的一切如若不是泡影,该是对江南最好的载物。


图片来自网络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