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彩网彩票官方网址

《贝壳》2018—3

时间:2019-04-29 浏览量: 字号 A- A A+

一、杂志封面:



二、精选文章:

诗歌:

最后七分钟

 

架一门

与拙劣技术不相匹配的相机

我把黄昏回放——

日出于东海之滨

 

二十三小时五十三分钟

都记录了

茹毛饮血的时代

 

散落一地的尸骨

被啃啖的血肉

以及埋入寒武纪的

千呼万唤

都潜藏在待参透的基因深处

 

一场造人运动

一个神话故事

一个朝代更迭

一个文明崛起

我用最后七分钟来记录

 

摸黑走了很远的路

只看到短暂的光明

玄机写进了二十四小时

落日回放变成了朝阳

记录的时间轴没有改变

最后一秒延伸到了将来


文章节选:

流逝在某个二十四小时

李首慧

走的许多的岔路总会有人陪,也总会有人走,林林总总,道不尽晚安。

我,是一个沙漏,可我并不知道我到底装有多少沙,这沙谁也不理,只是一直在不停地漏,不停地漏,已经流逝6743个24小时。

又在某个24小时的起点,我变得焦虑不安,两个月后我有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要打,一场经历了多年准备必须赢得漂亮的战争。

四月份,蒲公英逐渐学会了起飞的姿势,柳絮也即将要开始她曼妙的舞步,一场刚刚湿了地面的春雨,她们便失了容颜。晨露里我感觉到沙似乎放慢了步调,细细微微的漏着。我出来游荡,雨后清丽的风对我温柔的呼唤。我身体里的沙突然停了几秒重新开始它的流动。我被一个庞然大物撞飞,地球引力给了我一刹与潮湿的地面的剧烈冲击。

我看过自然馈赠的黛色的山,也见过城市给予的繁华的街;我嗅过刚翻新泥土的气息,也闻过红绿灯前的汽车尾气;我惊叹过袅袅炊烟几许如龙又若虎,也沉迷过高楼大厦脚下灯红酒也绿。这些他们称为旧时光,可现在如此崭新的生活让我们再找不到从前。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