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彩网彩票官方网址

《贝壳》2018—4

时间:2019-04-29 浏览量: 字号 A- A A+

一、杂志封面:


二、精选文章:

诗歌:

    今晚的月亮

张艺烜

 

我衍生出情绪

情绪摆布我。

我分化出感情

感情困缚我。

我不去追究生活

生活却不肯放过我。

 

我活着

总要做点什么

证明我活着。

我演一出喜剧

取悦别人

又在人们的笑声中

退下场去。

 

快乐不是痛苦的本源

制造快乐的人

才是。

 

我来这世界大闹一场

什么都带不走

什么都留不下。

我走了

世界还继续热闹。

当我怀疑

生命是否是一场幻象时

一切不幸

却在证明我活着

有血有肉的活着。

 

你坐在村庄

人居住的地方。

我在世界之外

没有人烟的地方。

 

我应当是古井上方的一轮月亮

一切不幸

都源于我热烈又清冷的光。


文章节选:

再一次

路棣

漫漫旅途,望着窗外一片辽阔空茫的田野,寄居故乡祖父家中的记忆席卷而来,在那些旧时光里,摇漾着的,是儿时最清浅纯真的悸动。

那年的故乡鲜草初渥,宅前有竹叶滴雨的微响,足下的春泥升起一首柔美的歌。晨光熹微,祖父一觉抖擞精神后,麻利的穿上适季的衣服,双手推开宅门,走下三级浅平的石阶,用长杆挑起前夜宅前的指明灯。村中家家户户门前都有这么一盏灯的光亮,为归乡的游子闪烁,驱散漫漫长夜的寂寥。在城乡一体化的时代,绿皮火车是游子归乡路上的桥梁与纽带,是故乡的一抹风景,亦是祖父半生记忆的载体。年幼的我虽不知道它到底有什么魔力,但却也会对它充满希望。

我再一次久久地站在故乡宅中,注视着祖父房墙上的老旧照片。泛黄的照片上,祖父年轻时身着蓝白色列车长工作服的模样,被时间染上厚重古朴的底色。

祖父成长在绿皮火车旁,工作在绿皮火车上,今生注定和它结缘。我总爱跟在他身后,提上已伴他些许年份的老水壶,像踩着一段舒缓有致的曲子,随他健步穿过青石板乡间小道,飞向那田野边的站台,急着赶去与那抹绿亲近。祖父所在的列车是上个世纪的产物,斑驳的车身上,零零散散掉绿漆的铁皮被一次次刷上新漆,这抹山间的绿色得以完整如新地越过田野,驶向令人憧憬的远方。傍晚,祖父会像慰问一个多年的老友,时不时地站在车旁,与老火车合二为一,拍着车身嘴里轻念着什么,有时竟会笑出声来。童年的我对此更是疑惑不解,祖父这时总是用他的有些皲裂的手,摸摸我的头,笑盈盈的看着我,看得我更发慌不解。

唯故乡清明时节的麦青,染绿无数人的乡愁。游子走进田野,走进了一部鸣奏刻骨柔情的绿色归乡曲。

 

关闭窗口